13028105953 江老师

13028105953 江老师

· 培训教育中心 · 内训咨询中心 · 国际交流中心 · 新闻资讯中心 · 上市辅导中心 · 班级入口 · 中太联盟 · 特聘研究员 · 联系中太

首页 > 新闻资讯中心 > 学术动态

学术动态

《陈豹隐全集》出版发行仪式暨陈豹隐学术思想研讨会在我校隆重举行

2015-09-25 12:38:10

2013年5月5日上午,由西南财经大学主办,西南财经大学经济学院承办的《陈豹隐全集》出版发行仪式暨陈豹隐学术思想研讨会在西南财经大学腾骧楼137会议室隆重举行。出版发行仪式由西南财经大学校长张宗益主持,西南财经大学名誉校长、著名经济学家刘诗白教授、四川省人大副主任、民革四川省委主委刘家强、四川省人大教科文卫委员会主任委员涂文涛、西南财经大学党委书记赵德武出席活动并讲话。来自南开大学、中国人民大学、武汉大学、山东大学、中山大学、重庆工商大学等部分高校代表,农民运动讲习所纪念馆、陈豹隐家乡中江县政府代表、校友代表以及部分财大师生齐聚一堂,共襄盛举。

西南财经大学党委书记赵德武在讲话中指出:《资本论》的首译者陈豹隐先生是我国著名的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家。今天我们缅怀陈先生,重新搜集、整理和出版先生全集、塑立先生雕像,就是要进一步研究先生的学术思想,继续把他所从事的《资本论》研究推向前进,取得更多更新的成果。他还说到:一所大学,最迷人的、最与众不同的地方,就是她的精神和文化,有了精神和文化,大学的发展就有了根基,就有了不竭的动力。正是因为拥有一批像陈豹隐先生这样的名师大家,才铸就了我们这样一所大学,一所“历史悠久、学术底蕴深厚”的现代大学,才铸就了“经世济民、孜孜以求”的西财精神。作为后辈学人,我们要学习先生不断追求真理,努力传播传马克思主义经济理论的精神,学习先生学术研究中的勇气和独创精神,学习先生勤勤恳恳、不惜余力培育青年一代的精神,并以此为力量,把西南财经大学建设好,把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发展好,这是表达我们对先生敬仰与怀念之情的最好方式。

四川省人大副主任、民革四川省委主委刘家强在讲话中回顾了陈豹隐教授在政协和民革的工作经历,他指出陈豹隐先生对于中国的民主建设和政协工作,都作出了卓越的贡献。四川省人大教科文卫委员会主任委员涂文涛在讲话中回顾了陈豹隐教授的教学生涯,他指出陈豹隐教授扎实的学科功底,宽广的学术视野,严谨的治学态度,成就了一代经济学家,也对我国的教育事业做出了突出的贡献。

在出版发行仪式上,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研究院院长刘灿、经济学院执行院长刘方健、出版社社长冯建向校图书馆、档案馆及陈豹隐家属赠书。陈豹隐先生的女儿陈若豹代表家属发言,她讲到父亲的才学涉及到了诸多的领域,他的一生可以说浓缩了中国近代百年来的风云;父亲的一生是追求科学、探寻真理的一生,是追求理想和坚持信念的一生。不论从历史还是从现实的角度,我们都应该记住他,纪念他,仰望他。

学术思想研讨会由西南财经大学卓志副校长主持。西南财经大学刘诗白教授、中国人民大学林岗教授、中山大学李胜兰教授、中国社科院钱津教授、武汉大学简新华教授、山东大学黄少安教授、重庆大学杨俊教授、广州农民运动讲习所旧址纪念馆卜穗文馆长、陈豹隐家乡中江县副县长伏霖先等分别进行了发言。

研讨会结束后,陈豹隐铜像揭幕仪式在西南财经大学济民广场举行。经济学院执行院长刘方健主持了揭幕仪式,刘诗白教授、林岗教授、赵德武书记、张宗益校长共同给铜像揭幕。捐立铜像的我校经济学院总裁同学会执委、经济学院华商培训中心金融总裁五班班长、奥鑫公司董事长彭仕忠在仪式上发言,陈豹隐家属答谢。

陈豹隐先生一生著述颇丰,但由于种种原因,其论著多无缘再版,除首译《资本论》外,其各方面成就长期湮没而不彰。西南财经大学本着高度的历史责任感和使命感,为梳理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在西南财经大学的百年传承,作为校园文化建设的重点工程,学校于2011年决定出版《陈豹隐全集》。该文集从立项到正式出版,耗时两年多,全校近百人参与,在全国范围和日本方面收集资料,经历认真编辑和六轮校对才得以最终出版。整个出版过程中,学校党委行政高度重视,批出专项经费立项,学校校办、发展规划处、图书馆、档案馆积极协作,学校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研究院、经济学院的师生、出版社的员工、陈豹隐家属,都积极参与其中,中国国家图书馆、上海图书馆、北大档案馆等单位也大力支持。此书出版与发行,相信必将开创国内陈豹隐研究的新局面。

 

附:陈豹隐简介

著名经济学家陈豹隐教授

简  介

陈豹隐(1886-1960),原名陈启修,字惺农,笔名勺水、罗江,四川中江人。父陈品全,光绪二十年(1894年)甲午恩科进士。陈豹隐早年在家中私塾进行启蒙教育,1900年入法国人兴办的广州丕崇书院。1905年他因赴法读书未果,遂东渡日本。辛亥革命期间,一度回国,在王芝祥第三军任二等参谋兼军需司副司长。后因黄兴失势再度留日,1913年考入东京帝国大学法科大学政治科[1]。1916年他在东京发起成立丙辰学社(后更名中华学艺社),并当选首任执行部理事。1917年受邀担任北京大学法科教授兼政治门研究所主任。1923年底赴苏联和西欧进修,期间先后加入中国国民党和中国共产党,并当选中共第四期旅莫支部审查委员会委员[2]。1926年赴广州,出任黄埔军校政治教官、第六届广州农民运动讲习所教员、国立中山大学法科科务主席兼经济学系主任等。武汉国民政府时期,任武汉《中央日报》总编辑、武汉新闻记者联合会总主席、武汉国民党中央政治会议秘书长等。大革命失败后流亡日本,从事理论著述、文学创作和翻译工作。1930年重返北大,曾参与“第三党”(农工党前身)筹建和冯玉祥泰山讲学。抗战期间,历任第一至四届国民参政会参政员。1947年任重庆大学商学院院长。1951年任重庆财经学院院长。1952年底因院系调整,调任四川财经学院临时院务工作委员会教务组组长。1956年被评为经济学一级教授。[3]1959年当选第三届全国政协常委。

陈豹隐兼具多重身份,他的一生可谓浓缩了一个时代。他是各种思潮的预流者和引领者,他既是学者,又是社会活动家。

作为经济学家的陈豹隐,1914年即以翻译小林丑三郎的《财政学提要》而初露锋芒,1924年出版了中国最早的自著财政学教科书《财政学总论》。1929-1930年,他进一步翻译出版了《经济学大纲》(河上肇)和《资本论》第1卷第1分册(此为《资本论》的首个中译本)。其后,他致力于构建完整的经济学理论体系,先后出版了《经济现象的体系》、《经济学原理十讲(上册)》、《经济学讲话》等专著。抗战期间,他积极关注战时经济问题,主编和合著了《经济恐慌下的日本》、《抗战建国纲领浅说》、《战时财政新论》等。新中国成立后,他毅然坚持计划生育与社会主义制度下仍有商品生产和价值规律作用的观点,展现了知识分子的崇高人格。

作为政治学家的陈豹隐,早在留日时即热心国内政治事务,发表了《欧洲大国联邦论》、《对德外交之公正批评》、《抱影庐陈言》等文。五四运动前后,更是他的政论活跃期,如《国家改制与世界改制》、《庶民主义之研究》、《从“北洋政策”到“西南政策”——从军国主义到文化主义》、《文化运动底新生命》、《国家之本质及其存在之理由》、《国民权之种类其存在理由及其等次》等即撰于此时。1925年他挑起了著名的“联俄与仇俄”之争,张奚若、徐志摩、巴金等名流纷纷卷入。1925-1927年,他主持《国民新报副刊》、《广州民国日报》、武汉《中央日报》,刊发了大量社论。专著《新政治学》和《现代国际政治讲话》则是他政治学思想的集大成。

作为法学家的陈豹隐,早年热心宪政,先后发表了《国宪论衡》、《孔道与国宪》、《护法与弄法之法理学的意义》、《何为法?》、《法律与民意及政治》、《我理想中之中国国宪及省宪》等文,并起草了《四川省自治组织法草案》,提出了“八权宪法论”。他乐于提携后学,为《宪法学原理》、《比较劳动法学大纲》、《比较宪法》等多书撰序。

作为文学家的陈豹隐,柳亚子在《新文坛杂咏》十首中将其誉为新文坛十大将之一,他以乐群书店和《乐群月刊》为主要平台,在1928-1929年短短两年间刊发了大量作品,先后创作了戏剧集《齐东恨》、《恋爱舞台》和小说集《酱色的心》,翻译出版了《新的历史戏曲集》、《白鼻福尔摩斯》、《日本新写实派代表杰作集》、《高尔基的回忆琐记》及大量单篇小说、诗歌和文论。期间,他还引发了著名的“有律现代诗”和“新写实主义”之争。他兼作文言诗和白话诗,诗歌创作贯穿于他的一生。

作为哲学家的陈豹隐,热衷方法论之学。1919年他即在《新青年》第6卷第5号(即著名的“马克思研究”专号)上发表了《马克思的唯物史观与贞操问题》,1928年翻译出版了爱里渥德的《科学的宇宙观》,1932年进一步出版专著《社会科学研究方法论》,并撰写了《马克司哲学的基础和在一般社会科学上的地位》等多篇论文。

作为社会活动家的陈豹隐,是各种组织、活动的积极参与者和领导者。1916年他领导成立的丙辰学社,后发展为近代三大民间科学机构之一[4]。1917年他执教北大后,成为评议会、教职员会、马克思学说研究会等的活跃分子。1925-1926年他又成为了关税自主、首都革命、三一八反对段祺瑞政府等运动和集会的中坚。北伐期间,他战斗在广州和武汉的各条战线。1930年他参与筹建“第三党”,并当选干事。“九一八”事变后,他积极宣传抗日救亡,并多次赴泰山为冯玉祥讲学。“七七”事变后,他作为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参事室参事、国民参政会参政员等,为抗战事业积极出谋划策。新中国成立后,他加入民革,敢于建言。他交际圈广,与李大钊、胡适、鲁迅、吴虞、茅盾、张资平、蔡元培、郭沫若、郁达夫、朱德、顾孟馀、邓演达、冯玉祥、黄炎培、顾颉刚、白鹏飞、王兆荣等都过从甚密,并留下了《我三次受到孙中山先生伟大人格的影响》等许多有价值的回忆文章。

但正是这样一位学术大家和风云人物:一方面因资料匮乏,建国后其论著多无缘再版;另一方面因其名字系统过于繁复,除启修、豹隐外,他的字即有惺农、莘农、辛农、星农、星侬等诸多写法,而勺水、罗江的笔名亦长期不为人所知。故除首译《资本论》外,其各方面成就长期湮没而不彰,国内陈豹隐研究甚至一度滞后于日本学者。西南财经大学本着高度的历史责任感和使命感,筚路蓝缕,首次整理、出版《陈豹隐全集》,相信必将开创国内陈豹隐研究的新阶段。

 

西南财经大学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研究院

西南财经大学经济学院

 



[1]当时,帝国大学共有东京帝大、京都帝大、东北帝大、九州帝大四所。东京帝大实行分科大学制,东京帝大法科大学下设法科和政治科,1919年分科大学制废止,经济学才从中独立出来。陈豹隐所读的政治科实际相当于政治经济科,分科大学制造就了他经济学、政治学和法学的综合素养。

[2]共同担任该届审查委员会委员的有李大钊、罗亦农、王一飞和王若飞。

[3]1956年评定的全国经济学一级教授仅两名,即陈岱孙和陈豹隐。

[4]中华学艺社主要由留日学生组成;中国科学社主要由留美学生组成;中华自然科学社则主要吸收本国毕业的社员。

 

在线客服

江老师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罗老师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